生活規律

我最近開始過著有規律的生活。老實說,我很怕我用了兩個多禮拜逼自己訓練出來的生活規律某天會荒廢掉,所以要趕緊把這段日子記錄下來,還要記下過著這種生活、養成這些習慣的感受。這樣我才能好好提醒自己,現在的生活為什麼要維持,更重要的是要相信我其實有足夠的能力拒絕以往那些常常把我拐走的誘惑。

我的日程表是這樣的:

繼續閱讀 “生活規律"

自助洗衣店之戀

他一個人坐在樓下的 24 小時自助洗衣店,一邊等衣服洗完,一邊刷著 Facebook,朋友在上面 share 老家最近的流行歌,廉價手機的音效聽起來像卡殼。這時外面走進來一個女的,雙手提著裝滿衣服的塑膠籃子,趿著三令吉一雙的拖鞋,走到收費表前面,放下籃子,定睛看收費表上的字。

她穿著便衣短褲,肌膚雪白,還沒乾的烏黑長髮垂到腰際,顯然剛洗完澡。從他坐的位子望過去,一雙大眼亮晶晶的,徬彿被溪水洗過。她看收費表看了很久,一直沒察覺他在看她,於是他叫道:「要幫忙嗎?」

繼續閱讀 “自助洗衣店之戀"

願我們長命百歲

我最後一次見到石先生,是半年前的事。妳那時還沒來,應該沒見過他。石先生這個人呢,該怎麼說,這地方只有我這一家診所,每天要見幾十個病人,每個病人都不一樣。我們做醫生護士的盡可能都給他們打招呼,可是姓名和長相一概記不住。石先生是個例外。跟他背景也有些關係,不過不只是我,那些不曉得來龍去脈的護士都記得他,以前每到他預約面診的日子,就連沒值班的護士也會特地留在休息室,僅僅為了等石先生來,好跟他聊天。他去世的時候大家都震驚難過,資歷最老的譚姐甚至哭了。這件事,直到現在我仍然深深不可思議。

繼續閱讀 “願我們長命百歲"

真簡單好用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新世代賀嵗特輯)

(老實說我覺得這篇寫得太幼稚了,畢竟是趕出來的,但是都刊登了。母親看過文章,問:不是老人嗎,做麽名字叫小傑?)

小傑七十歲了。他坐在一台自己不認識的機器前面,眼睛咕溜咕溜地轉。

他的孫子使勁拖著一張比自己還高的椅子,移到小傑旁邊,然後爬上去,指住機器底部的某個圓形按鈕要他按。他照做,只覺得像幾年前學用的遙控器,不過這個按鈕比遙控器上的大得多,所以更加好按。他抬起頭,看見機器中的螢幕發亮,跟電視機一樣。

繼續閱讀 “真簡單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