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國嗎?

我認識一個前輩,他不喜歡林悅。當時她正為《彳亍地平線》為人熟知。後來林悅出版《榴槤國度》,他在噗浪上宣布不會買她的書,指她明明不愛國卻出關於大馬華人的書簡直虛偽云云。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懵懂年紀,不打算了解這麼多,心智也了解不來。308 大選海嘯那晚,我坐在德士後座,一邊聽司機為民聯推翻國陣議席三分之二優勢叫好一邊發楞:政府會不會倒,倒了哪裡是好事?後來上大學,視野寬大些,得以親眼見證自己土生土長的國家如何在偷天換日下變得分外陌生,總算明白那本《榴槤國度》裡,林悅在書中自問「我愛國嗎?」背後的深意。  繼續閱讀 “我愛國嗎?"

廣告

無私的程度

我不擅長記錄。儘管有些為文的本事,記錄和寫作、或創作,往往沒有關聯,有時甚至相互敵對。你不會想面對以前寫的小說,覺得都寫得好蠢。將自己的一部分剝光了衣服交出去。真是愚笨得可以。

但昨天讀到郭小櫓寫:將自己的真實人生和創作出來的虛構人生分開,是自私的。

那麼不分開是否就等於無私?

我們該無私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