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Mari

我讀過近藤麻理惠的第一本關於斷捨離的書,如果沒有記錯,後來台灣相繼出版好幾本講斷捨離的書就是從這本開始的。幾年前紐時報導過她,內文提到她整理客戶物品的個案,最誇張的幾次,她在某客戶的家裡找到幾百支牙刷、在另一位客戶家裡發現數千支棉花棒。

乍聽之下很不可思議,細想卻合情合理,因為我也經常忘記家裡還有什麼,衝動之下跑去買,回家一看才發現:咦,早就有了嘛。尤其是牙刷和棉花棒這兩樣東西,既需要時常更換、體積又小,反而每個月要用的衛生棉我都等到用完的時候才買。我想那兩個客戶也是出於同樣的心理,一個不小心就累積了那麼多同樣的東西,而且可以這麼久沒發現自己家裡存了那麼多,生活肯定很忙碌,忙到連整理自己的家、甚至自省的時間都沒有,以至於一朝動念想要整理的時候,才發現越整理越亂,單憑自己一人已經處理不了了。

我的房間⋯⋯嗯,沒整齊到哪裡去,所以我很能體會她所說的,累積太多根本不需要的東西,不只會累積在家裡,也會累積在自己的心上。

至於我讀了她的書,有沒有受感動,照著她的指導去做⋯⋯沒有。除了衣服。那次不只整理出穿不下或不喜歡的衣服丟掉,更深刻領悟到自己對物質生活的執念其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強(除了吃),所以我一年到頭真的很少買衣服,每次買之前都會問自己:這件衣服穿上去會讓我覺得開心、或至少舒服嗎?有些衣服我甚至能回溯上回穿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場合、發生過什麼。

我其實不太喜歡過於整齊的家,覺得沒什麼人味。打開抽屜看到胡亂塞進去堆在一起的雜物,或者隨手放在書桌上的書,會真實感覺到自己的確在這裡生活。我最喜歡我的書架,架上的書有的排列整齊、有的只是隨便疊上去,是建廷排的,我問他怎樣想出這種排法的時候,他說他啥都沒想,因為那天房間要裝修,家具搬出來過後一一搬回去已經累垮了,根本沒心思去想要怎樣排,總之全部堆進去就是。

東西亂成一堆有時蠻有用。上大學那陣子,每逢考試,我就把曬乾的衣服往床上堆成一座山,手機關靜音埋在衣服堆下面,這樣就不會在聚精會神用功的時候接到哪個不識相的傢伙的催命來電。虧得有這招,每次考試我都相當清心寡慾。但也搞到我媽很不爽就是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