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92019

這幾天在讀《蒙馬特遺書》。翻開前幾頁的時候,我才發覺這本書很久以前已經讀過,但大概沒有讀到最後。我一直篤信讀一本書需要緣分和禪機,就好像剛上大學就買了的《我的名字叫紅》到現在才勉強讀懂,《蒙馬特遺書》就算年輕的時候讀過,領悟到的也只是邱妙津文字的精確度和豐沛的情感而已,根本不足以體會她在《蒙》裡對愛情、精神和心靈的探索,更不可能理解任何關係錯雜紊亂的程度。

矛盾的是,《蒙》裡面的情感,一旦歷盡千帆就會錯過感同身受的機會,一定要在還年輕、還不能到達它的高度的時候才可以完全產生共鳴。那種情感應該可以算是偏激,而有一段時間,我的狀態跟《蒙》的內容很像,現在偶爾也會鑽牛角尖。我跟建廷講了這個情況,我說我知道自己內心潛藏著很多對全世界的敵意與惡意,每當心裡不舒服的時候,我就會悄悄讓這種敵意在心底深處爆發,把偏見、厭憎和所有邪惡的情緒推到極端,把離譜到不得了的惡意套在哪怕再純善的人身上。我當然知道自己在陰謀論,也知道這樣很陰暗,但陰暗到了極點,內心反而會獲得某種詭異的平衡,就好像 Goya 畫了那一堆黑暗的畫,最後卻跟兒子和好。黑暗幫我跟周圍和解,打破不切實際的幻想,對人性更加透徹和放鬆,簡單來說就是發洩,但不是很隨便或風過無痕的那種發洩。(邱妙津也和解了,但她和解的方式是一步步走向死亡。)

這些年我(要)慢慢學會的是:不要祈求完美,不要強求一鳴驚人,不要去阻止或控制對自己不滿意或不喜歡的部分,要去諒解,去探索,去發掘對自己不甚了解的地方,去體驗更多意料之中或之外的可能性,這才是活著最舒服的方法(前提是不要輕易傷害別人,給自己惹麻煩)。要了解自己的多面性,然後保護這些多面性存在的意義。唯有自己才能對自己最好。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