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19

那天我跟一個朋友線上聊天,說到師生戀的時候,我說:現在只要跟別人提到師生戀,對方肯定會用「林奕含」三個字來堵你。

先說明,我完全沒有貶低她、或者是不把狼師誘姦學生當一回事的意思;這樣說只是在描述社會目前對師生戀的看法,那就是:師生關係不平等,利用不平等關係接近學生、誘哄學生發生性行為,絕對是觸犯法律。這是事實。

可是前幾年《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大賣,後來作者自殺,再後來大家都在網上聲討陳國星的時候,我個人其實是反對只憑《房》這本書和作者父母的說詞,就直接認定陳國星有罪。但是這個立場一表達出來,當然會被認為是在幫陳國星辯護、或者無視受害者的痛苦。

但我也是女人 —— 或者應該這樣說,不管我是不是女人,都絕不會喜歡或想要被性侵,也沒有人喜歡遇到這種事。

只是換成現在,如果你問我,應不應該聲討陳國星,我還是同一個答案:NO。

原因是:陳國星有沒有犯罪,社會並沒有權利去認定,只有司法機關才可以。這關係到法律問題。

假設有個女子報警說自己被性侵了,去醫院驗傷,院方在她的私處找到男性精斑的 DNA,那麼是不是就能確定對方性侵了?戲劇裡面可能是這樣,但事實上不是。

法庭是很講證據的,只有 DNA 還不夠,還要有其它證據來形成證據鏈,證明這位受害者的確是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被迫發生性行為。所以警方還要蒐集其它證據,例如受害者身上有沒有傷痕(證明她反抗過)、或者是否喝過酒(醉到失去意識的程度,也就是說沒有許可性行為),利用這些旁證來證明受害者真的是被性侵。

所以我們常常聽說的就是,受害者經常被警方、被檢控官、被辯方律師重複質問案發經過。除非受害者明確表示,她根本不同意發生性行為,不然辯方律師完全有漏洞可以鑽。

我當年的大學預科老師給我們說過,他曾經帶學生去法庭旁聽一宗性侵案的審訊,受害者是外籍女傭,被吿是她隔壁的鄰居。案發時受害者家裡只有她在,沒有人目擊事情經過,受害者聲淚俱下地控訴被告是怎樣假裝來家裡作客,然後把她壓在地上幹下獸行;但是那個被告堅持同一個說詞:女傭根本在撒謊,是她邀請他進門的。

當時在場旁聽的人都給被告的說法氣到髮指,可是你能說他的說法不成立嗎?不能。因為沒有證據可以推翻這個可能性,除非有其它證據證明,受害者的版本屬實的可能性比較大,不然被告就可以繼續用這種話來給自己脫罪。

聽起來很不公平對不對?不,法律就是這樣。

因為在法律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有沒有罪、不管你是否犯過罪,在法律面前都一樣。受害者有權申冤、有權為自己討回公道;另一邊廂,被告也有權獲得公平公正的審訊,更有權為自己辯護。

這才是法律的真諦,而不是「讓有罪的人受到法律制裁」而已。

很多人聲討陳國星的原因,是覺得《房》這本書裡面的細節,加上作者和她的父母說過的話足以證明陳國星有罪 —— 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來講,這本書的份量遠遠不夠,需要有更多證據證明誘姦的事實存在。陳國星一天沒被判有罪,我們身為旁觀者就沒有任何權利指責他有罪,就算他真的誘姦了學生也一樣。

台灣檢方後來表示不起訴陳國星,原因是證據不足。當然,這個原因裡面有沒有水分、當年的事情到底是怎樣,恐怕只有當事人才清楚,但當事人之一現在已經上天堂了。

整件事裡面,最讓我心疼的其實是:我覺得林奕含生前身後都被辜負了。被父母辜負、被家人辜負、被周圍的人辜負、被整個社會辜負。也許當初那些義憤填膺、恨不得陳國星立刻去坐牢的人們到現在都覺得,自己在網上罵陳國星、說他應該坐牢,做是幫林奕含討了公道。我覺得沒有。至少看完《房》過後,我覺得作者要的應該不是這個「公道」。

假如陳國星真的有誘姦自己的學生,那麼他的確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但是對於林奕含、或者對於其他跟她一樣被教師或大人誘姦的未成年人來說,這種事情並不是判他坐牢就算完了的。她們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正處於建立人生觀、世界觀和道德觀的重要時期,這些大人既然可以把她們哄到那個地步,肯定也像《房》裡那個李國華一樣,用各種花言巧語去迷惑她們,讓她們相信他們說的是對的,是值得相信的,這些話會不知不覺刻在她們的靈魂裡面,一輩子都甩不脱。

她們以後面對自己的人生,也許會時時刻刻忍不住問自己:自己的想法和觀念是對的嗎?究竟哪些想法是我自己的、又有哪些是當年那個人「植入」給我的?

可是比起這些傷痕,社會更關心的,是狼師應該遭到報應。

如果狼師真的遭到報應了,那麼接下來呢?這些受害者、她們內心裡面那份跟房思琪一樣的矛盾,一邊明知對方這樣做不對、另一邊又無法承認(或接受)自己被矇騙、被侵犯了,甚至在這段畸形的關係中確確實實有戀愛的感覺(就算這份感覺是被騙來的),這份錯亂要怎樣處理?

沒有人可以給答案,甚至可能也沒有多少人會想到這個問題。

回到法律這個話題。我們都知道,法律體制永遠不夠完善,而且永遠遲到。就拿馬來西亞的法律來說,有些性侵案的被告會在被起訴後趕快跟受害者註冊結婚,用這種方法來脫罪;前幾年有過一單更誇張的,被告用手指插入女童的陰道,但是因為馬來西亞的法律闡明,只有陰莖插入才算強姦,罪名最後不成立。

法律有很多瑕疵,而且嚴重缺乏效率。但我還是會相信法律,因為假如有一天,我的權利被侵犯了,那麼我能用來保護自己的,只有法律。

就像那個被性侵的外籍女傭。她身在異鄉,無親無故,無財無物,除了法庭,再也沒有其它方法可以幫她自己討回公道了。

很悲哀,但這就是現實。如果這個世界上的每件事都有簡單的道理可講,那麼真理也就沒有繼續追求的必要了。

我其實很糾結要不要把自己這些感想放出來,就好像我跟那個朋友聊天的時候講的,說出來的話我大概會給噴死,甚至被罵「等到有一天妳被強姦妳就知道」。不過,關係到自己信仰的事情,我想應該沒什麼好丟人的。而且放這裡應該沒什麼人看(這才是重點)。

還是那句話,性侵是錯的,是犯法的,希望各國都能加緊修法,尤其是馬來西亞,希望可以早日立法禁止童婚,禁止性侵犯用結婚來脫罪,將更多性行為(如強迫口交)納入性侵範疇,也希望目前的司法程序和舉證程序可以更幫助受害者。至於那些因為各種原因,明明犯了罪卻又用各種手段脫罪的人 ⋯⋯ 舉頭三尺有神明,敢做就甘願被自己的良心折磨到死吧。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