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譯(以及語言的侷限)

我今天在看這本牛津出版的《哲學》(Philosophy: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克萊格著,曹新宇譯。讀沒多久,我就覺得自己越讀越迷惑、越讀越不明白作者到底在講什麼;如果說我沒讀過哲學書,我很可能會一廂情願地以為哲學書就是如此,但是我剛讀完了英文原版的桑德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這本書好讀到連初中生讀都沒問題,於是我開始好奇這本明明是入門級、卻讀到讓我摸不著頭腦的書,原文到底怎麼樣。

不查還好,查完我心裡萬千草泥馬奔過。

請注意,這是牛津出版社出版的書。我暫時只查到〈第一章:哲學的簡介〉:

pg. 2

原文:Surely that cannot be true?

這句話的原文用意是要推翻前一句的內容,照建廷更直接的譯法就是:這不是說笑嗎?可是中譯版的版本卻是:

這種說法確實不正確嗎?

這種譯法從字面上來說也許正確,可是會將讀者的理解導向跟原文的用意完全相反的方向。同一個章節裡頭還有幾個例子:

pg. 5

原文:… it would imply that human beings are intellectually rather monotonous.

中譯版:⋯⋯ 這就意味著人類的智力水平沒有高下之分。

哈囉?Intellect 是知性,不是智力,智力是 Intelligence,知性什麼時候變成智力了?(同樣的誤譯在書裡的其它部分都能找到)

pg. 8

原文:I can sympathise with that thought.

中譯版:我同意這種說法。

Sympathise(感同身受)什麼時候變成同意的同義詞了?我也是服了。

單是前 8 頁,以我不算特別好的語言水平,都能翻出這三個這麼明顯的錯誤。誤導的話也許不至於,但我越看越不懂作者到底想說什麼,因為譯者似乎把原文的英文文法硬套在譯本的中文上面,但中文跟英文的語言結構又有不同的地方,會對中文讀者形成障礙。我最後找了英文來看,看完深深覺得,幸好幸好,幸好幸好我的英文還沒爛到讀不懂這本書,不過到頭來我還是轉去找另一本哲學入門書去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般會建議朋友,要讀譯本的話,最好找英譯本。不是說英文版一定好,但英譯已經有很長歷史,相對比中譯成熟,而且好的譯者會以信雅達為主,很少翻譯得太拗口,只要你看得懂普通英文,那麼閱讀文學小說(比如村上春樹那一類)或者比較深入淺出的哲學書(比如桑德爾的《正義》)就不會太難倒你。

但對我來說,讀英文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認識語言的侷限。每種語言有各自的長處和短處,這些長處和短處往往要靠比較不同的語言才會表現出來,也會使身為書寫者的我們,不容易被困在語言的夢幻之美中難以自拔,而是更努力去追求語言(表象)背後的真相(本質)。不要一味去追求所謂的文字之美,卻忘了內容和內容所要表達的事物 —— 這就是我的文學信條。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