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婆一下

最近很多人在談《流浪地球》。

我在網上看過劉慈欣幾萬字的原文,語言質樸,符合小說中敘事者的背景,內文所寫的科幻場景想像起來也很震撼。不過有人批評他的小說對人類社會的描寫太單薄,這一點我也同意。只是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看到這篇小說的時候,不小心想到另一個沒什麼關係的故事,而且這個故事的某個細節其實恰巧跟電影《滅絕》(Annihilation有相似之處。

對,就是貳瓶勉的漫畫《希德尼婭的騎士》(另譯《銀河騎士傳》)。

繼續閱讀 “雞婆一下"

廣告

我的英文老師

突然想起我以前的英文老師。

聽過或讀過我英文的人都知道我經常大意弄錯 prepositions 和 tenses,looking forward 後面的 to 變成 for、has been 變成 had been 之類的。讀 SPM 的時候,我的英文老師很喜歡捉我的 grammar,每次考作文題,滿分 50 分,我只拿到 25 分,原因是他改我的語法改到太煩,覺得不能姑息下去。我上學的時候和他關係很好,常常聊天,每次聊到我的英文作文,他只要來一句 You’ve got a brilliant idea in your essay,我就知道:慘了,又丟分了。

後來我轉到另一所學校讀中六。教我們英文的老師在 Upper Six 那年三不五時考我們的會話,因為這個環節最容易被扣分。十次裡面有九次,我們都不小心把 what do you think 說成 how do you think。她就會馬上暫停,然後「深入剖析」這句話,問說話的同學:How do you think? By your brain or by your hands? 導致全班(包括那名同學)笑場。就這樣慢慢改正了大家的壞習慣。

可惜我們的 MUET 考得不太理想,因為那年考試的作文題目太詐,考會話的時候我們學校又不幸遇到魔鬼考官,人家大概前一天晚上跟老婆吵過架,考我們的時候臉比閻羅王還要黑。幸好總算是低空飛過。

KonMari

我讀過近藤麻理惠的第一本關於斷捨離的書,如果沒有記錯,後來台灣相繼出版好幾本講斷捨離的書就是從這本開始的。幾年前紐時報導過她,內文提到她整理客戶物品的個案,最誇張的幾次,她在某客戶的家裡找到幾百支牙刷、在另一位客戶家裡發現數千支棉花棒。

乍聽之下很不可思議,細想卻合情合理,因為我也經常忘記家裡還有什麼,衝動之下跑去買,回家一看才發現:咦,早就有了嘛。尤其是牙刷和棉花棒這兩樣東西,既需要時常更換、體積又小,反而每個月要用的衛生棉我都等到用完的時候才買。我想那兩個客戶也是出於同樣的心理,一個不小心就累積了那麼多同樣的東西,而且可以這麼久沒發現自己家裡存了那麼多,生活肯定很忙碌,忙到連整理自己的家、甚至自省的時間都沒有,以至於一朝動念想要整理的時候,才發現越整理越亂,單憑自己一人已經處理不了了。

我的房間⋯⋯嗯,沒整齊到哪裡去,所以我很能體會她所說的,累積太多根本不需要的東西,不只會累積在家裡,也會累積在自己的心上。

至於我讀了她的書,有沒有受感動,照著她的指導去做⋯⋯沒有。除了衣服。那次不只整理出穿不下或不喜歡的衣服丟掉,更深刻領悟到自己對物質生活的執念其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強(除了吃),所以我一年到頭真的很少買衣服,每次買之前都會問自己:這件衣服穿上去會讓我覺得開心、或至少舒服嗎?有些衣服我甚至能回溯上回穿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場合、發生過什麼。

我其實不太喜歡過於整齊的家,覺得沒什麼人味。打開抽屜看到胡亂塞進去堆在一起的雜物,或者隨手放在書桌上的書,會真實感覺到自己的確在這裡生活。我最喜歡我的書架,架上的書有的排列整齊、有的只是隨便疊上去,是建廷排的,我問他怎樣想出這種排法的時候,他說他啥都沒想,因為那天房間要裝修,家具搬出來過後一一搬回去已經累垮了,根本沒心思去想要怎樣排,總之全部堆進去就是。

東西亂成一堆有時蠻有用。上大學那陣子,每逢考試,我就把曬乾的衣服往床上堆成一座山,手機關靜音埋在衣服堆下面,這樣就不會在聚精會神用功的時候接到哪個不識相的傢伙的催命來電。虧得有這招,每次考試我都相當清心寡慾。但也搞到我媽很不爽就是啦。

別為了吐槽而吐槽好嗎

想寫這篇文是因為看到一個視頻網站的博主吐槽《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我私底下蠻期待這部劇,吸引我的是演男二的朱一龍啊!此人不但帥,演技也一流,我真心覺得他有潛力成為下一個梁朝偉,不,可能比梁朝偉更厲害(不信的話請看《鎮魂》中沈巍抬頭看到趙雲瀾那一幕,那一眼萬年的眼神真的是⋯⋯就算沒讀過原著都會感動好嗎!)。演女主的趙麗穎也是帶動流量的女明星裡面演技不錯的,要說特別好的話不至於,但至少撐得起整部劇,而且她已經拍過好幾部戲的大女主了,只是戲劇本身的口碑都不好。最重要的是,製片方是正午陽光!就是拍《琅琊榜》和《偽裝者》的那個正午陽光是也

結果還沒開始追,就看到了這位老邪說電影的差評。 繼續閱讀 “別為了吐槽而吐槽好嗎"

為什麼我很少買本地中文出版

我剛剛才發現,自己收藏的馬華出版真的很少。

我每年都會買本地出版的中文書,大多是文學,通俗讀物也有,有時看作者是誰,有時看內容,更多時候看值不值得。這些年來,我買的本地中文書還不夠填滿一排書架。碰巧昨天逛書店的時候跟男朋友聊到這個話題,我覺得本地出版找不到讀者的原因其實很值得深挖。

本地出版業每年都會感嘆找不到讀者。平心而論,這些出版業者不是沒有努力,假牙的詩集《我的青春小鳥》今年成功售出台灣版權,不得不提的還有林韋地,此人在砸錢方面功不可沒,在大馬辦文學雜誌、在新加坡投資書店、在台灣創立出版公司,把馬華文學帶進台灣市場。大將出版社換了社長之後,調整出版方針,積極出版非文學類讀物,招徠本地藝人在大將旗下出書。但是本地出版業有改善嗎?

新加坡的草根書室今年被迫再次注資,以大馬目前的閱讀風氣,本地出版業要是再不調整,形勢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嚴峻。請容我從讀者的角度,說一說為什麼本地讀者更支持海外出版,以及本地出版業者也許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 繼續閱讀 “為什麼我很少買本地中文出版"

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這本書分五輯,從成長記憶到青春、從就業到出國旅行,不以書寫的時序排列,文章與文章之間藕斷絲連。儘管如此,仔細閱讀內容的時候,仍可以體會到某種分界:2010 年以後出版的散文,文筆明顯紮實許多,少了為賦新詞的虛浮,我猜這和作者於同年任職記者至今不無關係。 繼續閱讀 “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打電話

我不喜歡接電話,每次有電話來都會先皺眉。看來電的人是誰,有些人打電話是十萬火急非接不可的,比如老闆;有些人打電話是不必接好讓對方知道自己忙到焦頭爛額沒時間接電話的,比如老闆。上班的時候、或者在家裡想要一個人靜靜,就把手機關靜音,塞進枕頭底下。這招我在大學唸書準備考試的時候用過,屢試不爽,連母親大人的生日都拋諸腦後。 繼續閱讀 “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