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為了吐槽而吐槽好嗎

想寫這篇文是因為看到一個視頻網站的博主吐槽《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我私底下蠻期待這部劇,吸引我的是演男二的朱一龍啊!此人不但帥,演技也一流,我真心覺得他有潛力成為下一個梁朝偉,不,可能比梁朝偉更厲害(不信的話請看《鎮魂》中沈巍抬頭看到趙雲瀾那一幕,那一眼萬年的眼神真的是⋯⋯就算沒讀過原著都會感動好嗎!)。演女主的趙麗穎也是帶動流量的女明星裡面演技不錯的,要說特別好的話不至於,但至少撐得起整部劇,而且她已經拍過好幾部戲的大女主了,只是戲劇本身的口碑都不好。最重要的是,製片方是正午陽光!就是拍《琅琊榜》和《偽裝者》的那個正午陽光是也

結果還沒開始追,就看到了這位老邪說電影的差評。 繼續閱讀 “別為了吐槽而吐槽好嗎"

廣告

為什麼我很少買本地中文出版

我剛剛才發現,自己收藏的馬華出版真的很少。

我每年都會買本地出版的中文書,大多是文學,通俗讀物也有,有時看作者是誰,有時看內容,更多時候看值不值得。這些年來,我買的本地中文書還不夠填滿一排書架。碰巧昨天逛書店的時候跟男朋友聊到這個話題,我覺得本地出版找不到讀者的原因其實很值得深挖。

本地出版業每年都會感嘆找不到讀者。平心而論,這些出版業者不是沒有努力,假牙的詩集《我的青春小鳥》今年成功售出台灣版權,不得不提的還有林韋地,此人在砸錢方面功不可沒,在大馬辦文學雜誌、在新加坡投資書店、在台灣創立出版公司,把馬華文學帶進台灣市場。大將出版社換了社長之後,調整出版方針,積極出版非文學類讀物,招徠本地藝人在大將旗下出書。但是本地出版業有改善嗎?

新加坡的草根書室今年被迫再次注資,以大馬目前的閱讀風氣,本地出版業要是再不調整,形勢很可能會變得更加嚴峻。請容我從讀者的角度,說一說為什麼本地讀者更支持海外出版,以及本地出版業者也許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 繼續閱讀 “為什麼我很少買本地中文出版"

沒有答案的問題

剛剛寫完一篇小說。很短,而且不知所云。

我私底下是個非常多話的人,但是跟以前比起來,我發現自己話少了很多。很多時候,我很難立即想到要怎麼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只有晚上坐在電腦前面打字的時候,心裡所想的、腦海裡翻湧的,才能像江河一樣汨汨而下。寫的字也少了,從以前不間斷的隔幾天寫一段,到現在隔好一陣子才寫出一篇。

時代越進步,出版的文學作品越多,發自內心不得不說出來的話就會相對減少。想說的話都讓人說完了,就算說出自己的版本也不會比前人說的好。小說家這個行業會消失嗎?也許會,如果我們繼續一味追求故事情節、主題和人物,而不去嚮往更高更遠的追求,小說大概會從象牙塔上掉下來,變成俗氣的玩具。到時候,人類要怎麼辦?文明要怎麼辦?

其實是不能有答案的。

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這本書分五輯,從成長記憶到青春、從就業到出國旅行,不以書寫的時序排列,文章與文章之間藕斷絲連。儘管如此,仔細閱讀內容的時候,仍可以體會到某種分界:2010 年以後出版的散文,文筆明顯紮實許多,少了為賦新詞的虛浮,我猜這和作者於同年任職記者至今不無關係。 繼續閱讀 “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打電話

我不喜歡接電話,每次有電話來都會先皺眉。看來電的人是誰,有些人打電話是十萬火急非接不可的,比如老闆;有些人打電話是不必接好讓對方知道自己忙到焦頭爛額沒時間接電話的,比如老闆。上班的時候、或者在家裡想要一個人靜靜,就把手機關靜音,塞進枕頭底下。這招我在大學唸書準備考試的時候用過,屢試不爽,連母親大人的生日都拋諸腦後。 繼續閱讀 “打電話"

近況

好久沒更新這裡了。前些天建廷告訴我,他在網上亂逛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一個英文部落客在追蹤我的網站,原因不明,不知道那位部落客懂不懂中文,也不知道他還有沒有繼續追蹤。那個 blog 最後一次更新是在去年七月,如果他還有在看失語症,我想對他說聲你好。

今天是四月二日,還有兩個星期,距離我退出 UKM 的碩士課程就會滿一年。這期間我刊登了幾篇書評、寫了幾篇小說,當上吉隆坡市中心一家咖啡館的店長,認識很多可愛的人,學會很多有趣的東西,也因為工作上與生活中的種種緣分,對自己的成長史、人生觀和自己在這個地球上的角色多了一些省思。再過幾天,我打算正式放下手上的工作,給自己一段時間休息,讀想看的書、看想看的電影、做自己想去嘗試的事情。

去年這個時候,我幾乎是從不見天日的深淵裡逃出來的狀態。對未來充滿不安,心裡背負著沒辦法迎合周圍賦予自己的期望的罪惡感和愧疚,明知道自己的決定作為人生選擇沒什麼錯,但還是要花一定的時間才能說服自己。應徵做店長的時候,我其實很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四年時間,完全脫離外界,沒有精神和外界做正常的社交,就連日常對話都很懶惰,精神上的無力一直在腐蝕自己的內心和與周圍的人的關係。我甚至懷疑自己能不能生存。

這一年我學會很多,無論是好事或壞事,都累積起來成為養份。感謝那些鑄就這一切的人們。不管我們是否認識、不管交集的點在哪裡、不管彼此的關聯有多深,還是深深地感謝你們。

這次休息,工作上的原因固然是主要因素,不過我想,比起去年,自己算是有了一點點成長,從剛上任時語言還沒組織好就脫口(手)而出,到現在一直嘗試再嘗試先保持沈默(雖然還不夠好)。更重要的是,不受外在影響、不需要說服自己,憑自己的意志,不擁抱罪惡感對自己的人生做選擇。我覺得這很重要。只有這樣,不管未來如何,我才能真正在生活中前進。

祝福自己。也祝福所有讀到這篇更新的人。

謝謝你們。

最近讀完兩本書

一口氣看完兩本書——說是兩本,其實以實體裝訂計算的話是五本才對。潘家欣的《失語獸》和奈須蘑菇的《空之境界》,後者共分為〈上〉〈中〉〈下〉〈未來福音〉四集,但我看的是網民好心上載的電子版。我把它存在電話裡,在公車上、在車站裡、工作閒暇裡、只要有空又沒什麼事做就拿出來讀。有時讀得很順,有時需要重複默念幾次,字句才能敲進腦海。畢竟是從日文翻成中文,且電子書是網民自行製作,無論排字或文法通順都無法盡善盡美,只求能理解就行了。 繼續閱讀 “最近讀完兩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