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這本書分五輯,從成長記憶到青春、從就業到出國旅行,不以書寫的時序排列,文章與文章之間藕斷絲連。儘管如此,仔細閱讀內容的時候,仍可以體會到某種分界:2010 年以後出版的散文,文筆明顯紮實許多,少了為賦新詞的虛浮,我猜這和作者於同年任職記者至今不無關係。 繼續閱讀 “Is there anything more to it? —— 牛油小生《類似過敏症的布爾喬亞之輕》"

廣告

打電話

我不喜歡接電話,每次有電話來都會先皺眉。看來電的人是誰,有些人打電話是十萬火急非接不可的,比如老闆;有些人打電話是不必接好讓對方知道自己忙到焦頭爛額沒時間接電話的,比如老闆。上班的時候、或者在家裡想要一個人靜靜,就把手機關靜音,塞進枕頭底下。這招我在大學唸書準備考試的時候用過,屢試不爽,連母親大人的生日都拋諸腦後。 繼續閱讀 “打電話"

近況

好久沒更新這裡了。前些天建廷告訴我,他在網上亂逛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一個英文部落客在追蹤我的網站,原因不明,不知道那位部落客懂不懂中文,也不知道他還有沒有繼續追蹤。那個 blog 最後一次更新是在去年七月,如果他還有在看失語症,我想對他說聲你好。

今天是四月二日,還有兩個星期,距離我退出 UKM 的碩士課程就會滿一年。這期間我刊登了幾篇書評、寫了幾篇小說,當上吉隆坡市中心一家咖啡館的店長,認識很多可愛的人,學會很多有趣的東西,也因為工作上與生活中的種種緣分,對自己的成長史、人生觀和自己在這個地球上的角色多了一些省思。再過幾天,我打算正式放下手上的工作,給自己一段時間休息,讀想看的書、看想看的電影、做自己想去嘗試的事情。

去年這個時候,我幾乎是從不見天日的深淵裡逃出來的狀態。對未來充滿不安,心裡背負著沒辦法迎合周圍賦予自己的期望的罪惡感和愧疚,明知道自己的決定作為人生選擇沒什麼錯,但還是要花一定的時間才能說服自己。應徵做店長的時候,我其實很懷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四年時間,完全脫離外界,沒有精神和外界做正常的社交,就連日常對話都很懶惰,精神上的無力一直在腐蝕自己的內心和與周圍的人的關係。我甚至懷疑自己能不能生存。

這一年我學會很多,無論是好事或壞事,都累積起來成為養份。感謝那些鑄就這一切的人們。不管我們是否認識、不管交集的點在哪裡、不管彼此的關聯有多深,還是深深地感謝你們。

這次休息,工作上的原因固然是主要因素,不過我想,比起去年,自己算是有了一點點成長,從剛上任時語言還沒組織好就脫口(手)而出,到現在一直嘗試再嘗試先保持沈默(雖然還不夠好)。更重要的是,不受外在影響、不需要說服自己,憑自己的意志,不擁抱罪惡感對自己的人生做選擇。我覺得這很重要。只有這樣,不管未來如何,我才能真正在生活中前進。

祝福自己。也祝福所有讀到這篇更新的人。

謝謝你們。

最近讀完兩本書

一口氣看完兩本書——說是兩本,其實以實體裝訂計算的話是五本才對。潘家欣的《失語獸》和奈須蘑菇的《空之境界》,後者共分為〈上〉〈中〉〈下〉〈未來福音〉四集,但我看的是網民好心上載的電子版。我把它存在電話裡,在公車上、在車站裡、工作閒暇裡、只要有空又沒什麼事做就拿出來讀。有時讀得很順,有時需要重複默念幾次,字句才能敲進腦海。畢竟是從日文翻成中文,且電子書是網民自行製作,無論排字或文法通順都無法盡善盡美,只求能理解就行了。 繼續閱讀 “最近讀完兩本書"

馬奎斯《我只是想借個電話》

https://livehouse.in/embed/channel/470701/record/4y24dNU0g

這是朱宥勳不定期製作的文學導讀節目,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導讀一篇作品,目前為止做了兩集。第一集是這篇《I Only Came to Use the Phone》,收錄在短篇小說集《Strange Pilgrims》裡。

第二篇是白先勇的《一把青》。

如果要推廣閱讀,尤其是鼓勵大眾珍惜文學的話,我想這樣的節目或類似的概念遠比宣傳閱讀有多文藝來得有效吧。